市值蒸发740亿,这位大佬转身杀入预制菜
2022-10-06 14:51 预制菜

来源:融中财经(ID:thecapital) 作者:若风 编辑:吾人

曾携金狂奔近20年的中国互联网行业,赛道辽阔,人才辈出。阿里马云、美团王兴、字节跳动张一鸣、拼多多黄峥等都是曾活跃其中的风云人物。然而,随着互联网黄金时代的逝去,这些集万千荣耀于一身的登顶者相继选择低调隐退,但也有一拨人,不甘心就此落幕,仍奋力折腾于时代的浪潮中。

很显然,曾拥有百亿身价的趣店CEO罗敏,就属于后者。

这个曾经疯扫全国校园贷,4年就带领公司登陆纳斯达克,34岁坐拥百亿身价的创业狂人,凭借“时势造英雄”一路问鼎财富顶端。然而,不考虑长远价值的企业终究难以长存,随着风口散去、股东撤退,短短半年时间,这位年轻的CEO即跌落神坛,再度奔波在创业的路上。此后,罗敏数度流转于风口之上,做过汽车新零售、互联网教育、二手奢侈品等多个项目却都无疾而终。

如今,罗敏又将创业目光瞄准了“日进斗金”的直播带货,这个新一代流量造富的赛道,能否让他再度逆风翻盘呢?

01

趣店CEO 首播卖起预制菜

直播带货有多赚钱?答案有目共睹。

前有带货一姐薇娅因偷税漏税,被罚13.41亿元;后有罗永浩凭借“交个朋友直播间”还清6亿债务,得以重回科技圈创业;而最近火出天际的东方甄选,更是凭借老师们才华横溢的“教学式直播”,成功将新东方股价拉高近400%。

新一代的造富神话崛地而起,喜欢追风口的罗敏,自然不会错过当下最吸金的直播带货。6月15日,罗敏正式开启了自己的带货首秀,晚上8点,罗敏搭档奇葩说辩手杨奇函如约出现。

而在直播间屏幕上方,出现了显眼的金色大字“上市公司CEO正在直播;屏幕右侧,又特意标注了“CEO首播”,噱头感十足。

也不知道,CEO开播是不是都放不下企业家的格调,喜欢大谈情怀,罗敏在自我介绍,还特意强调了:“我和新东方的俞老师一样,在做业务转型。”

甚至在报菜名表演时,罗敏也谈起了农业和助农的初衷。“因为直播能真正帮助到数以万计的农民和渔民,还有牧民,我看到他们真的很辛苦,看到他们种的东西、养的东西没有销路,那我可以帮助他们,用互联网直播,他们不会直播,那我去直播。”

但罗敏售卖的并非农产品,而是趣店旗下的预制菜,包括小炒黄牛肉、啤酒鸭、酸菜鱼等共计9款菜品。

而在抖音趣店预制菜店铺产品的详情页,仅有两行简单的介绍,“趣店预制菜为纽交所上市公司趣店集团旗下预制菜品牌”、“提供超十种菜系,逾百种优质品质,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家乡的味道。”

为了打响公司转型新业务的第一枪,罗敏可以说使出了浑身解数,在长达3个半小时的直播带货中,他一边熟练地介绍着菜品,一边有条不紊地上链接、求关注,熟稔的如同一个专业主播。而在介绍产品时,罗敏不光能引经据典地介绍菜品的发展历史及背后文化,还在直播间整起了报菜名、说段子、秀英语等花活儿。

百般努力下,罗敏为直播间带来了两万左右的稳定观看量。实时数据显示,6月15日,罗敏直播间的带货排名一度排在抖音带货榜前20名,销售额达到231.7万元;次日凌晨再开播后,进入带货榜前五,销售额为197万元。

当然,对于直播首秀来说,这个成绩实属难得,但套路也是有迹可寻。自5月29日起,罗敏就以账号“趣店罗老板”,频频在抖音发布视频,虽公开可见的作品只有7则,但作品数量显示已达到1212。首播前,置顶的热门视频已有上万点赞。

另一方面,罗敏通过自己擅长的低价拉新、补贴获客等互联网玩法,为直播间赚足了噱头和流量。比如,趣店预制菜一开始,也选择“不赚钱,交个朋友”,在首播当天打推送大额优惠券,以及首单9.9元、9.9元包邮等活动。

据说,隔日直播间的福利力度更大,新粉丝购买香菇滑鸡只要1分钱,当天库存10万单。作为引流产品,罗敏本人介绍一单公司会亏30元。

作为从互联网鼎盛时期厮杀过来的创业老兵,罗敏自然熟稔于互联网流量的收割法则,只是低价拉新、补贴获客等老一套“烧钱换流量”的互联网玩法,真的适应新一代靠内容吸引的流量群体吗?

02

市值蒸发740亿,罗敏屡战屡败

爱折腾、执行力快,可以说,这是罗敏作为创业者的天生优势。

2004年,罗敏从江西师大毕业后,去波导手机做了一年的东南亚市场销售。然而,待遇优渥但平淡无聊的海外生活,让罗敏毅然选择回国,报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研究生继续深造。

回到北京后,他先在北大南门的地下室租了一间小屋,每月房租600元。为了准备考研,罗敏没有放过北大任何一个和经济、管理、创业相关的讲座。没成想,一年下来,听了200多场讲座的罗敏,深受李彦宏、马云等互联网大佬创业故事的激励,果断放弃了考研,一头扎进了当时的创业大军中。

最开始,罗敏和北大毕业生许龙一起,也做了一家社交网站“底片网”,不过受制于团队经验和融资能力不足,几个月后,底片网项目被迫清盘。紧接着,他又创办了“纪念日”礼品销售网站和PC版的卖盒饭平台,但前前后后经历了五六个项目,皆以失败告终。

直到2014年3月,罗敏上线了针对大学生分期购物的平台趣分期。这一次,他终于站对了风口。让人意外的是,创立之初,罗敏就拉来了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、唱吧创始人陈华、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等知名投资人投资。

到4月中旬,罗敏从母校江西师范大学招了十多名实习生,由这十几人组成趣店早期地推铁军的雏形。5月底发往全国,6月底开通15个省,7月中旬地推人数100人,仅仅2个月时间,几乎覆盖全国所有省份挺进3000所高校。

而高速扩张的背后,为了保证充足的弹药,罗敏和团队们选择融资速度更快的创投机构,谈判次日就要求打入百万美金,轮轮融资几乎以月为单位推进。

在密集紧凑的7轮融资和疯狂地推攻城略地后,仅用1278天,罗敏就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。2017年10月,趣分期升级为趣店集团,成功登陆纽交所,上市当天股价最高上涨至34.35美元,市值一度达到了113亿美元,成为成长最快的中概股金融科技公司之一。

这一年,34岁的罗敏也以125亿元身家登上《2017年胡润80后富豪榜》的第7位,完成人生逆袭。

然而不曾想,刚上市没多久,风口就急转而下,随着女大学生裸贷和校园贷自杀事件频频曝出,国内消费市场监管开始收紧,未经允许的机构不能从事校园贷业务,罗敏的趣店不得不退出校园市场,庞大的线下团队在最短时间内被裁。

一时间,外界铺天盖地的争议和质疑席卷而来,深陷舆论漩涡的罗敏在《趣店罗敏回应一切》中提及,“趣店坏账一律不催收”、“不还钱就当作福利送”。但这些言论却再次将他置于现金贷原罪的舆论战中。

紧接着,作为趣店曾经的第四大股东,蚂蚁金服在合约到期后,宣布退出趣店。脱离了“支付宝”后的趣店,业绩一落千丈。2019年第四季度,趣店净利润仅为1.57亿元人民币,环比下降85.2%,股价一路下跌至1美元,市值下降近740多亿。

与此同时,罗敏和他的趣店也开始四处出击,频频涉足新业务,希望能够找到下一条增长曲线。

而从趣店后来的发展轨迹来看,基本上就是什么火就追什么。

据来咖智库,自从网络信贷发展受阻以来,依靠消费金融起家的趣店尝试过大白汽车,即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“提供年轻人的第一辆车”,但进展不如人意,经历了大规模的拓张、关店和裁员之后以失败告终。

随后,趣店还尝试了不少金融之外的业务,但也几乎是全军覆没,比如儿童教育项目“趣学习”、校园社交项目“相同”、高端家政项目“唯谱家”,均未能在市场站稳脚跟。

然而,屡战屡败的罗敏,却始终没有放弃折腾的意思,转身又盯上了预制菜,还搞起了电商直播。

03

罗敏、陆正耀相遇在预制菜风口

2020疫情之后,在“宅家经济”“懒人经济”催生下,预制菜开始“走”出餐饮门店厨房,进入大众消费者的视野。

尤其是疫情的反反复复,让迫于自救的餐饮业不得不展开浑身解数,外卖、社区团购、餐饮零售等都在尝试。而更有条件的企业,则瞄准了深受上班族和年轻人喜爱的预制菜,都开始马不停蹄地跑步入场。

北京、上海的诸多餐饮企业,例如全聚德、海底捞、西贝、新白鹿等,都主动增加了预制菜食品的供应,包括速冻蔬菜、火锅丸子及家常菜料理包,试图让消费者在家通过简单烹饪享受到堂食的味道。

其中,海底捞以“开饭了”为品牌推出过预制菜。而今继续在产品研发上发力,推出小龙虾预制菜。据统计,上市第一周日销量就达到1万盒。

北京餐饮老字号全聚德,则专门推出了新品牌“川老大”,专做川味预制菜,并将在6月底上新3-4款预制菜新品,而全聚德旗下的四川饭店、丰泽园抢先在4月底、5月初推出预制菜新品,数量均不少于4种。

西贝紧跟预制菜风口,斥资10亿在天津自建中央厨房,为旗下预制菜品牌“贾国龙功夫菜”保驾护航,菜品涉及八大菜系、30多个SKU,被当做未来十年的核心业务。

当然,还有很多跨界入局的,比如毛肚火锅巴奴,联合眉州东坡旗下川味预制菜品牌王家渡,推出了短保质期的低温午餐肉;农夫山泉开卖即时食盖浇饭。甚至,还有不少生鲜网购平台盒马、叮咚买菜、每日优鲜等都在开发上线自有预制菜品牌。

而早在罗敏之前,另一位大起大落的创业大佬——陆正耀也杀进了预制菜行业,让这个赛道变得更加热闹。因瑞幸走上人生巅峰,又“跌落神坛”的陆正耀,2022年1月,带着预制菜项目“舌尖英雄”正式启动。据媒体报道,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,这个项目的加盟意向店签约数就达到了6000家,累计获得了16亿元融资。

相比之下,舌尖英雄吸引加盟商的策略是,降低门槛低、不收取利润分成、拉人头给奖励。

根据舌尖英雄APP里发布的合作伙伴计划来看,目前门店面积在8-60平方米,具体分为三类。其中A类门店最小仅需要8平米,包括店中店和档口店,投资金额3万起;B类标准店在20平方米左右,投资金额5万起;C类门店则包括体验餐厅型、生鲜超市型,面积需要在60平米以上,投资金额11万起。

而罗敏在直播中介绍,预制菜项目今年3月在广东正式启动,迅速组建了团队、建立供应链、敲定品牌代言人。目前,已经在15个城市开设了工厂,预制菜覆盖全国16个省份、23个区,团队共有100多名成员。平台有超百种预制菜品,与顺丰冷链合作,还声称“坏单包赔”。

但据业内消息称,二者的产品主要来自代工厂,产品需要先经过外部原材料采购、制作,再由外包冷链运输至C端消费者。

这其中存在不少隐忧。无论是前端研发、生产供应链,运输、配送链,任何一个环节一旦出现问题,都将为食品安全埋下隐患。

对比罗敏和陆正耀的创业经历和手段,不难发现有很多相似之初,“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”“烧钱获客“兵贵神速”这些话放在曾经的互联网环境下,可以说是制胜法宝,二人也都是曾经创业大军中的佼佼者,但如今的互联网环境已经今非昔比,两人换汤不换药的互联网打法真的能奏效,打赢翻身仗吗?